王垠受邀面試阿里P9,被P10面跪后網上怒發文,慘打325的P10趙海平回應了!

開發者技術前線· 2019-12-27
本文來自 開發者技術前線 ,作者 開發者技術前線
整理自綜合自知乎社區回答& 互聯網互聯網坊間八卦

觀點不代表本號立場
開發者技術前線整理出品


知乎上有一個話題:如何評價阿里 P10 趙海平對王垠的面試?最近成了熱帖,這下趙海平跟王垠這次是真的火了。

image.png

由于本事件像電影的情節一環扣一環,文章比較長,直接一句話說下該事件始末:網紅王垠受邀面試阿里P9崗位,被p10的面趙海平面試,王垠被掛后網上發文吐槽自己遭遇了不公面試,事件發酵該后面試官p10被上級打了低績效!后續p10回應稱自己是被其他部門邀請去做面試官的并無超出職責范圍,疑自己被出賣了。


好了 想繼續看細節的讀者繼續往下看。

事件自12日發酵至今,終于迎來第一個熱搜“如何評價阿里P10趙海平對王垠的面試?”對于坊間傳聞四起,今日趙海平第一次公開回復了王垠,以下為趙海平回復王垠全文:

我是趙海平,猶豫再三,還是回復一下王垠同學的質疑。之所以猶豫是因為,在我的職業生涯中面試過一兩千人了,從來沒有在事后回應過面試者,因為面試訓練里告誡面試官最好的做法是不回應,而且揭露細節和具體原因是違背公司規定的,但是我理解和同情王垠的感受和面試失敗的挫敗感,本著愛才惜才的動機,就簡單的解釋一下吧,只不過依然不能違法的揭露過多的細節,只能針對有疑問的地方稍加解釋,見諒了。

整個面試最關鍵的過程恰好是對簡歷上具體工作的詳細了解,這個王垠在博客里完全沒有提到,實際上我問了將近二十到三十分鐘,我希望王垠能夠意識到這部分才是面試真正考核的部分,應該盡量把自己最拿手最出彩的工作分享給面試官,詳細解釋為什么難,為什么有意義,為什么對公司有著深遠的影響,而不是直接問面試官是做什么的,到底懂不懂,很遺憾,我恰好是做編譯器的,在 Facebook 做了 PHP 編譯器,在阿里巴巴領導了團隊在 Java 里加入了透明的協程,所以這個面試也確實是王垠運氣不太好吧,遇上了我 :-)

至于博客的討論是在簡歷工作討論之后了,如果不是出于尋求亮點發掘能力,我是不會去看博客的,當時也只討論了一篇,其他的很多都是經驗性分享,我是不可能在一個高級別的面試中詢問的。這一篇 P vs NP 我本以為我們意見交換的很好,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那就是“并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但是有其價值和理論意義”,整個過程只有5到10 分鐘吧。我沒有說過“你太自以為是了”,“你成天寫那些博客,有什么價值嗎“,“你寫這些有什么意義呢,什么價值呢?”(這句話正常語氣的詢問是有的,那就是面試的一部分呀),“我不覺得我從中能學到什么”,”你居然連“P vs NP”都敢批“,甚至沒有說過” 知不知道“P vs NP”要是解決了,世界將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多少的計算難題會被解決“,我的確說了一句,如果 P = NP,那么上面多層的計算難度的大廈會塌陷成一層了,是不是這句話被理解成了“世界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

正好借此機會,我譴責一下小編“飯遙“,Facebook第一個華人員工已經回國,表示要來拯救阿里的代碼,這篇文章是2015年寫的,當時剛剛回中國,不明所以,我只是想問他/她兩個問題,(1)我什么時候表示過要來拯救阿里的代碼了?(2)工牌上是口號(slogan)不是頭銜 (title),工牌是2007加入Facebook時公司說可以印上自己喜歡的稱呼或者口號,我寫的是 “The Greatest Computer Scientist!” 是有一個感嘆號的,是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偉大的計算機科學家,當年的我和王垠一樣躊躇滿志,但是當年的我一事無成,沒有任何資本驕傲和自負,即使今天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結果被小編蹩腳的英文和缺乏職業道德的做法,刻畫成一個自大的人,所以希望飯遙可以站出來向我道歉。

但我不希望王垠像飯遙一樣想怎么寫就怎么寫。一個失敗的面試只是說沒有符合高級別的要求,并不是對一個人的全盤否定,如果不服氣,可以再來,或者用其他方式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不是不遺余力的抨擊面試官。

順帶提一下,整個面試的結果是公司團隊性的決定,我是被邀請給反饋的,如果我的意見不靠譜,依然會被團隊否決,我非常希望王垠的那個“阿里的朋友”在非法的告訴王垠我的名字的同時非法的告訴王垠詳細的理由 :-) 或許可以幫助王垠理解這個面試結果,我也很希望這個“阿里的朋友”可以主動來找我好好聊聊這件事哦,請我去面試還出賣我 :-)

好吧,我確實很愛開玩笑,當時開了一個玩笑,簡歷上有一年的空擋沒有工作,這個是個 red flag (警惕性信息),我必須要詢問原因,我很友好的開了個玩笑“不需要掙錢的呀,富二代那種?;-) 現在想想的確不合適,希望王垠原諒!


對于趙海平這樣的回復,網友們似乎也是比較不買賬的。

justlikemath:不合適道歉就是了,還要強辯給自己的rudeness 找各種什么面試原則,公司條例,營造出自己只是稍微不客氣的形象。看得出確實面試老手。最后拋出一個弱點,說了富二代的玩笑之類的,但是這個點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過多注意而已,而它卻有"一年未工作,"red flag"堅實理由支撐。————這不就是面試常用手段嗎?哈哈,你工作中犯過最大錯是什么,你最大的缺點是什么?答起來是一樣的,說的都是小問題小疏忽,但是理由都異常堅實,連續加班導致的,客觀條件限制的。


小男:說來說去還是在互相diss對方沒有作出實質上的工作。無非就是學的多的,diss學的少的,學的深的,diss學的淺的。實在沒有可diss的,就diss沒做出實質的東西。或者做的多的就diss做的少的。真做出東西賺到錢了,就自己與自己和解了。


送丁大鳳進士赴舉:這事吧先找個公關顧問review一下。感覺是給自己越抹越黑。要追究透露名字的人,你是嫌敵人不夠多嗎?弱弱的問一句,趙老師從阿里離職去哪里啦?

縱觀華語互聯網歷史,好像還沒有人能在diss王垠之后全身而退,看來又成事實。按照王垠的性格,肯定少不了再次回復的,我們吃瓜繼續。

image.png

事件回溯:

先給大家介紹一下事件的兩位主人公。

王垠[yín]

四川大學97級本科畢業,保送到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直博。期間曾在清華大學計算機系軟件工程專業就讀,主要進行集成電路布線算法的研究。在此期間,他因《完全用GNU/Linux工作》一文和對TeX的推廣等“非研究成果的業余東西”而出名。在只剩一年就要博士畢業的時候,他申請退學,并將1萬7千余字的“退學申請書”(題為清華夢的粉碎)公布在網上,引起輿論界一時對教育體制、理想主義等的熱議。

趙海平,阿里P10。

趙海平是非常著名的軟件工程師,曾在微軟工作過。2007年加入不到50位軟件工程師的Facebook(是第一位中國工程師),期間他創建了HipHop項目。HipHop可以將PHP腳本代碼先轉換成抽象語法樹(AST),之后再轉換成優化的C++代碼,使其速度提高5到6倍,為公司節省了數十億美元。2015年3月他回到中國,加入阿里巴巴技術保障部,重點攻克阿里在軟件性能以及Java使用過程中遇到的技術問題。

image.png

12月12日,王垠微博發千字文怒懟阿里P10 “最偉大的計算機科學家”也不過如此!在文章中,王垠怒指趙海平在整個面試的過程,不為發掘一個人的才能,全程冷嘲熱諷,甚至把自己博客翻出來,一篇篇的挨個貶損。文末更直言到“阿里這項目組好可憐。這么好的事被某人給破壞了!” 阿里巴巴因此給我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以后的合作就基本不用考慮了。

筆者文章發出后,也是瞬間引起了網友的圍觀與議論,筆者也總結了幾條,一起來看看。

momopig:阿里的面試確實是這樣沒有水準的,親身經歷,最后也拒了他家的offer,感覺不可一世的樣子。

TeaWeb:雖然不喜歡王垠這個人,但不得不說很多面試官都有這個毛病,喜歡貶損對方,獲得自己內心的一點成就感,這不是在面試,而是在跟你辯論。

lisamay:讓一個世俗的“普通科學家”去面試一個天才,這本身說明阿里巴巴的人事制度需要改革,別人只是太過實在說出了這個公司的問題,就說別人抱怨這是偏見!

事件發酵2日后,王垠再次發博質問阿里的HR制度。

image.png

文中再次質問。“業務部門的人對人尊重再三(畢竟是他們找上門來的),然后他們會讓HR跟你聊,然后感覺就忽然變了。”并再次表明自己的觀點,HR是個辦事的,不應該干不尊重人的事。

image.png

對于王垠的再次質問,阿里方面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時隔一日后,王垠再次發博重提《怎樣尊重一個程序員》

image.png

嗯,截稿前,目前的戰況是,雙方開始交戰,不可開交,包括阿里在內的三方一同淪為了坊間看客們的笑柄。

寫在最后:

說直白點,雙方本沒什么大錯,有錯的是雙方個性上的沖突。趙海平本來不該回應的,因為看到輿論對自己不利才想挽回自己的形象。面試時的高姿態與患得患失回應的形象之間產生了鮮明的對比。


知乎上由網友客觀回復“

看了趙海平的回復,基本上可以拼湊出當時的場景了。

王是阿里團隊邀請去的,但他本人其實興趣不大,因此他對p10面的期待其實并不是表現自己,而是希望p10好好說說阿里為什么需要他,有什么值得他加入的東西,而從趙的角度說,是有個網紅想面p9,我得嚴格把關,他得想辦法證明他能給阿里帶來足夠的價值我才可能放他進來。

所以趙覺得我正常流程挖掘你的技術深度你怎么什么都不肯說還不耐煩?

王覺得你怕不是個傻子來挖我的底?我答應你要來了嗎?

表現出來是互相看不上,但本質上其實是大家對面試的期望不一致造成的?!?/span>

從此事雙方的回應,我們也可以看出三個道理:

1、事情具有兩面性,對立方都有自己的立場,但表現出來是互相看不上,但本質上其實是大家對面試的期望不一致造成的。

2、不回應對自己不利的輿論,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抗拒輿論的,回應只通過媒體。

3、地位真的會改變一個人的態度,而保持謙遜的人并不多。

當然,趙海平再無上位可能,王垠無再去阿里的可能。

結局……兩敗俱傷,注定灰飛煙滅。

2018年波叔一波中特 快3开奖结果贵州 股票发行费用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期货配资玩法 安徽高频十一选五 黑龙江22选5玩法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 股头网 体育彩票一等奖是多少 股票融资平台可靠吗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规律